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铁军的博客

三农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日志

 
 
关于我

温铁军,男,祖籍河北昌黎,1951年5月出生于北京。管理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兼乡村建设中心主任、责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兼职:农业部、水利部、卫生部等部委研究中心特聘专家,新华社首批特约经济分析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顾问,中国体改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宏观经济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理事长兼院长等。

网易考拉推荐

温铁军:在心忧三农20年后面有更大关切  

2009-02-16 17:54:47|  分类: 媒体采访与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02月05日 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温铁军:在心忧三农20年后面有更大关切(上)

  □ 倪小林

  在现代中国,真正能够沉下心来关注农民问题的,并非始于温铁军。80多年前,从耶鲁大学毕业、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大海归”晏阳初有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没有农民,谁能活在天地间!”这句话感动过很多后来者。温铁军就是其中之一。

  算起来,温铁军应该是别名最多的人:温三农、用脚做学问的人、九亿农民的代言人……尽管他笑纳各种批评,拒绝参与热点辩论,从来不上博客,却仍有媒体称他为“意见领袖之布谷鸟”、“最受网民欢迎的嘉宾”;最近还有媒体宣布大众投票把他评为“最具行动能力的中国三农人物”。仔细掂量每一个称谓,足以感受温铁军在中国经济界的独特影响力。

  心系农民要有勇气

  人生总有一些不解之缘,曾经在吕梁山下乡插队的温铁军,1983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曾参与组建第一家民办商业媒体;接着在1985年发起并组织了首批记者团驾摩托车沿黄河考察8省40多个市县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那是我国新闻界首次跨省际的大型调查。如今谈起那次历险,他淡淡一笑:那时候年轻,车没牌照、人没驾照,从来没碰过摩托车,就敢长河落日、大漠荒原纵横两万里,那叫玩命!就在那年,他调入了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专门从事农村政策和调查研究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从那以后大约20年在搞农村研究,其中11年在做基层试验区调查研究。

  调查研究原本是我党一贯坚持的作风,可是进入信息社会人们获取信息渠道增多,下乡去搞调查变得稀罕了。温铁军不理会潮流变化,依然故我地长期深入乡村,了解农民的生存状况。他1988年迄今获得的多项科研奖励中,绝大部分与农村和农民有关,2003年底他登上中央电视台十大年度经济人物领奖台,还是因为他为农民代言。

  全身心地长期投入于中国农村研究是需要勇气的。他总结自己在农村的长期试验时说:社会科学采用试验方法才能真正成为科学,而试验其本身就是要求不断试错、不断证伪。任何理论家的观点、假说,都只能在实践中接受检验,而且只能部分地得出相对真理。但这也是理论和实践真正相结合的难处。有时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努力有可能付诸东流,为了缓解三农问题他不顾及得失,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涉足了诸多农村政策问题调研,例如农村土地制度、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小城镇建设、农业基本经营制度、农业产业化中的组织制度建设、农村税费改革、农村金融与农户信用、全球化与中国粮食趋势研究等等;靠着20年不懈的努力,他终于取得了在中国农村问题上的发言权。

  一个不断试错,不断报忧的人时常会很尴尬地违反官场“潜规则”,这对于个人的在官本位体制中的晋升当然是不利的。但是,恰恰是这样的坚持,使他对于国家政策最终调整为“三农问题重中之重”做出了重大贡献。

  他记不起近年来出席了多少次海内外的国际学术会议,发表了多少篇论文或会议评论,唯一让他记得的是,只有一次不得不用公款买机票,那是由于代表部领导出席。除了农村和农民问题,他涉及的研究领域很宽泛:宏观经济周期分析、国际金融危机与中国改革、欠发达地区经济起飞的关键是资源资本化、农村高利贷问题、农民工问题和新时期的劳资关系等,大都是当下社会最为关注的热点。

  近几年,城市化改革带来很多尖锐的社会矛盾,温铁军多次质疑我国的医疗制度和教育制度产业化把农民排斥在外的现实。他认为:教育对农民来说是一种公共品,可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调查,20世纪90年代,财政用于农村基础教育的投资大概只占1%至2%,农村基础教育要让农民拿钱,这是严重的不公平。医疗卫生有同样情况。农民根本没有得到起码的国民待遇。

  他就像个喋喋不休的絮叨老人,走到哪里只要有机会,必为农民和农村问题呼吁。他曾经自嘲:“我感觉是一只想站而始终没站起来的猴,曾经试着站起来过,发现看得更远了,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更丰富了。但却因此不敢再站着,因为众猴都趴着。有人说我低调,那是因为我必须趴着,并且不得不比猴群趴得更低,以掩盖我曾经站起来的事实。”采访时向他追问这个说法,他补充道:不是猴群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猴群。

  立足国情看世界

  墨西哥贫民窟,印度游击区,都留下了温铁军的身影,他不是记者却采用了新闻报道最基本的手法深入实地直接观察,当地的向导都害怕去的地方,他也一定要去看看。不是好奇,而是要弄清实情:为什么发展中各国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那么多农民会流离失所?为什么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敢于像中国这样强调三农问题和新农村建设?为什么在资源环境最宽松的巴西,农场规模动辄就是数百上千公顷,农业经济学理论追求的规模效益实现了,但是农民照样贫困?而且这个人均土地资源大于中国几百倍的国家,竟然还长期解决不了饥饿?

  考察了近40个国家和地区,他深知,墨西哥、印度、孟加拉等那些没有土地或被迫卖掉土地的农民的困境,是他们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所不得不承担的代价。而一国经济发展如果是以产生大量贫民窟、甚至引发暴力冲突为代价,在温铁军眼里就不算是成功的。他对于那些仅仅了解发达国家和个别发展中国家经验皮毛,就一味强调“拿来”的人公开了自己的观点:“发展中的人口过亿的国家之中,只有中国是真正完成了土地革命的,土地革命又是民主革命的核心内容,因此,唯独中国不存在发生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制度环境,可以通过新农村建设来改善农民处境。而其它国家出现农民起义的地方,至今暴力冲突仍然此起彼伏,我去考察过墨西哥的农民起义,印度的游击区,以及其他国家的农民对抗性冲突,根本原因是一个,就是土地私有化。”

  温铁军从比较研究中得出结论:今后无论谁谈私有化,就让他去那些国家的贫民窟看看也许就明白了。中国的农村如果也制造出一两亿无地农民,就要出大乱子。我们要尽可能不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制造贫民窟!

  在评价自己的学术研究时,温铁军称他提出的基本假设其实是一个简单到尽人皆知的判断:中国的问题,基本上是“一个人口膨胀而资源短缺的农民国家追求工业化的发展问题。”

  倘说这个判断尽人皆知,中国的三农问题怎么会在解决的过程如此多难!不过,一句“尽人皆知”,还是表现出他的学者风范———谦和自省。

为中国农民寻找出路

  为农民立言的学术道路,最终促使温铁军开始了帮助农民共建新农村的行动。这也是他作为另类学者在21世纪初由政策研究进入乡村实践的转折点。

  2003年7月,温铁军资助志愿者们在河北配合翟城村老百姓集资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免费培训农民骨干的“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发动农民建设本乡本土,探求农村的自我发展路径  把握升浪起点 外汇交易怎样开始?

  外汇市场直通车 没有必赚只有稳赚

  从这个办在村里的乡村学院开始,他和大批志愿者们作了一个又一个尝试。

  在乡村建设学院里,青年志愿者们承继了80多年前晏阳初开办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事业的传统。当年的知识分子在翟城村的80亩官地的“试验场”试种良种棉花、花生、小麦,并引进优良肉猪,一度得以推广。这是中国知识分子推进农村改良的最直接的尝试。现在,翟城村的乡村建设学院把重点定位在生态农业和环保农村,发展农村社区金融与农民合作社,以及农村文化建设等方面。在这里的60亩校园内已建立起中国第一组完全使用可回收的当地建材的农村生态建筑群,第一组“六位一体”生态农业循环。

  这所特殊的乡村学院培养的农民学员已经遍布各地农村。较为典型的是发生在河南兰考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故事。南马庄是黄河岸边的一个村庄,有300多户1400多人。2004年春天,村支书张砚斌到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学习,回村后组织70多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现在,他们正在探索城乡之间由对立转变为良性互动的路子,在北京建立城市消费合作社,由合作社成员直接定购农民的大米和其他有机农产品,最初被人称为“购米包地”,现在正在筹划“购蛋包鸡”和绿色乡村旅游,市民与农民结对子等活动。

  基于农村剩余劳动力无法完全转移和全部进城的现实,志愿者们在河北定县和其他地方的农村实验,针对的是城乡二元结构问题。从1978年到现在,农村改革成绩斐然,但同期“三农”却成了整个国家跨世纪的难题。“三农”问题成为重中之重之后,不断引发更多争议。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是不可逆的,但广大农民被不断边缘化的趋向难道也一定不可逆?

  温铁军说:欧洲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转移出了四分之一的人口,主要是贫困人口。中国是后起的发展中的工业化国家,不可能像发达国家那样伴随工业化向外大量转移人口、转嫁社会矛盾。因此至今还是一个相对贫困的农村人口占绝对比例的农民国家。中国100年来的3次国内战争被称为3次以农民革命为主体的“土地革命战争”;解放后的新民主主义从满足农民要求的土改起;社会主义改造从组织农民的合作化起;近20年的改革又从农民自发的大包干开始……弄得无论什么外来思想、内生理论,都不得不在能否解释农村、农民和农业这“三农问题”上受检验。

  为了找到农民不必远离乡土而靠提高农民素质去改变农村面貌的路径,温铁军引领青年志愿者们还发起兴办了海南儋州石屋村社区大学、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以及其他各种培训项目。推广乡村建设和农村综合发展实践经验,翟城村和其他十几个村现已被列为温铁军负责的国家985计划———“中国农村发展试验创新基地”和他担任院长的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的大学生实习基地。在中国领导人强调自主创新的国家战略之后,温铁军们的本土化的创新试验也更多地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一直有人说温铁军的乡村建设实验是乌托邦,过于理想化。但他们这些年工作的相当一部分恰与去年正式出台的国家“十一五”规划敲定的我国新农村建设内容吻合。

  只有双脚扎在泥土里

  才有发言权

  1993年后我国经济进入高涨的同时农村问题越来越突出,温铁军参加了安徽调查后在《经济日报》发表了题为“汝果欲支农,功夫在农外”的文章,认为农村问题主要受宏观政策影响,也就是与财政、税收、金融、外贸、社保等方面相关的农村政策问题  把握升浪起点 外汇交易怎样开始?

  外汇市场直通车 没有必赚只有稳赚

  。既不是简单的农业问题,更不是粮食问题。此后的1995年、1996年他又发表了“粮食是问题,但不是粮食的问题”,提出粮食与宏观经济周期的关系;以及“制约三农问题的两个基本矛盾”等文章,其中很多观点的形成和验证,都离不开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规律。不久,粮食丰收、库存积压卖不出去,农民收入增速连续4年下降等问题,都被他不幸言中。至今,就在记者采访他时,他依然强调粮食问题的解决办法在粮食以外。

  看温铁军的简历有一种奔波的重压感。他说自己人生中有两个重要的11年,前一个11年初中没毕业就去当了工农兵;后一个11年在农村试验区实地调查、研究政策,几乎马不停蹄地在乡村奔波。就是这两个都属于冷板凳的11年锻炼了他。他从不承认自己是经济学家,而只是一个搞草根研究的实验员。农业问题来不得半点虚假,为解决跨世纪的农民问题,我国需要身体力行,勇于实践的学者,对温铁军这样双脚扎在泥土里的研究无论怎样评价都不过分。

  温铁军二十多年的农村试验研究,也为我国人文学科的研究方法探索了一条新路。其实,5年前他就发起建立高校农村调研志愿者队伍,很多农民出身的大学生愿意回乡调查都可以参加,最低要求是写出调研报告,由他主持工作的单位和有关科研机构评奖。这一方面能够补助困难学生假期回家的路费,另一方面则让农村学生回乡实践,帮助家乡的建设。这些学生在120多所大学建立了支农社团,无形之中也使他桃李满天下。

  培根曾经说过,不作尝试的危险和失败的危险是不相等的。因为在前一种情况下我们将损失巨大的利益,而在第二种情况下,我们损失的只是人类一点劳动。如今,在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温铁军几乎固执地坚持着脚踏实地的学术风格,这让人们记忆起那些不该忘记的东西,那种带有根本性的规律———实践出真知。

  评论这张
 
阅读(9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